冰川

大早上被闺蜜买到海报的微信喊起来,
军训被关在学校的孩纸哭泣T^T
哼,我也有海报,还是有签名的哼
(图源微博,侵删)

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(下)

是的我又来了
虽然没什么人看但我还是坚强地板完了
依旧是渣文笔慎入
1.
元和帝终归还是在李旻成年之前驾崩了,临死前把他托付给了顾昀,李旻这才知道他的师傅居然是他的皇叔,先帝的表兄弟,大名鼎鼎的安定侯,自小就被老侯爷关在在军中,被边疆的沙子喂大的,只因受伤了以后身子不好才在京城修养,先帝怕是早就想好了为他找了这么一个靠山,才会答应他的请求找了堂堂大将军来教他功课。
他如今就在安定侯府安了家,心底里是欢喜的,因为他名义上还成了顾昀的义子,不用想在宫里一样每日数时辰盼他什么时候来,想什么时候见他就什么时候见他。
想他第一次叫他义父的那天,他分明僵了一下,但仍然还是不自然的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,“小殿下你以后就跟着我了,皇…先帝还是很疼你的,早就帮你准备好了府邸,你就跟我凑合几年,到时候你想走就走。”似乎看见了他欲言又止的样子,冲他一笑,“放心,你只管当你的闲散王爷,其他事儿有我呢。”说完又揉了揉他的头发,转头要走。
“诶!等等…”李旻叫住他,望着他的眼睛,他想告诉他他一点也不想走,跟他一块儿一点也不凑合,皇上再疼他他也最喜欢他,但最后还是“你……能不能别叫我小殿下。”
“嗯?那你说叫什么?”
“小时候养了我两年的大娘说我有个小名…是我亲娘给取的,叫……长庚…”
“长庚?嗯…东有启明,西有长庚…是个好名字,那…以后就叫你小长庚了。”
他那时是第一次站在侯府里面,看着他走出大门,那个时候,便觉得,这个离去的背影会照亮他的一生。

2.
虽说是住在了侯府,但顾昀一年到头在府里呆着的时候也不过寥寥几月,他一个人白天在院子里和侍剑傀儡练武练到趴下,晚上在书房一碟点心一盏灯坐到天亮才是常态,顾昀回来的时候往往是一仗方毕,多少都带着伤,在这时候他就算是放假了,就听顾昀绘声绘色讲那战场上的事,每日除了侍奉汤药,还会去厨房给他义父开点小灶,顾大帅每每吃到香气扑鼻的汤面都会觉得这儿子收的真是赚到了,这孩子长成这样也是不容易,以后一定要给他找个漂亮贤惠的娘好好疼疼他。
“义父,护国寺的了然大师答应下次出远门带上我一起,可能要数月才能回来,你要是呆在家里无聊就去找沈将军,让他照看你。”
顾昀闻言把碗一放,“什么?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,心心念念着要带你出去转转,你就宁愿跟那秃驴也不愿意跟我一块儿?还把我丢给那个光棍儿老妈子,不许去。”开玩笑,堂堂皇子,在他手底下已经够不成样子了,还要跟着个和尚去四处化缘要饭,成何体统。
“义父,了然大师是去云游四方,是带我去长见识的。”
“你还要长什么见识?想到处走走看看是好事,我可以带你去北疆,明天我就可以上报皇上让你随军,回来还是一笔军功,这不比四处闲逛要好?”
“义父,我不要军功,我现在连铁傀儡都打不过,去了也是给你添乱,我只是……想看看这个大梁…了然大师说,入世方能懂人间疾苦,我已经几年没出京城了,衣食无忧不说,入眼皆是繁华之象,我都快忘了我当年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了……再说有大师照顾我,一路上除了旅途劳顿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
“那你就老老实实在家里看书练功,争取早日能跟我去北疆,我也就不用一年几趟地往回跑了,等你进了玄铁营就是军中的人了,以后也没人再为难你,我还指望你以后接我的班呢,京城一天到晚乌烟瘴气……罢了,不说了。”说罢便拿起碗一仰脖子把面汤底子喝了个干净,“总之你就别想了,以后护国寺也甭去了,这死秃驴活腻歪了,一天到晚坑蒙拐骗,还敢拐到我头上了。”把碗放桌上,便抱着手出了房门。

3
事实证明,没有哪个神通广大的家长能拦得住青春期满心往外跑的熊孩子,小长庚不动声色的陪了他大半个月,他都快忘了这茬事儿了,结果就在他回北疆驻地的前一天,这小崽子跑了,就只在他房中留了一封信,他阅后竟未发怒,只是叫了一队玄鹰,让他们悄悄跟上,不要露面,暗自保护四殿下,不用管那和尚的死活,然后便上了出城的马。

“义父敬启,
此时我已踏上漫漫求索之路,路漫漫而修远兮,前路尽是未知,然我并不恐惧,只因我知道我脚下所踏是我的国家,目之所能及直到尽头皆是你打下的河山,如你所说,我的一切都已经和这片土地连接在了一起,进宫之前的日子仍旧恍如昨日,然如今我的身份早已不通,我想以新的身份看看这个国家,这个国家的百姓,你曾说过,他们皆是我的子民,我对他们有责任,我尚不知我能走多远,但我希望我能尽可能多的记住我所看到的人和事,或许多年以后,支撑我前进的动力不光是父皇的遗愿和你的期望,还有闭上眼就历历在目的千千万万百姓,父皇希望我平安喜乐一辈子,而你教我经史教我策论,却从不说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,但我觉得或许我是知道的,如今我准备去实现它,望义父理解。
此去一切未知,莫问归途。
长庚 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直觉得顾昀对长庚是个很特别的存在,他的忠君爱国的三观对长庚也有很大的影响,所以会有这么一个有关家国情怀的脑洞,然而被我写的中二气息满满…
因为原来是想些小段子,所以很多细节都没想,写成了上下篇以后又发现这样不行,然鹅补救不回来了ORZ就用了很多原著的情节和设定…就…就酱吧……

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(上)

重度ooc预警
写出来发现好像只剩了基本人设ORZ

文笔真的是个渣,慎入

教师节脑洞

1.
月初方满十二周岁的四皇子李旻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位正经先生。
他在十岁以前一直流落在外,被寻回后便是被锦衣玉食地闲养至今,每天除了跟着皇兄们的启蒙师傅念些诗词就是陪着皇上逛花遛鸟,外头都传,当今大皇子二皇子已成年加冠,二人一文一武皆是人中龙凤,再加上三皇子早夭,怕是皇上想在四皇子身上做些弥补,只愿他开开心心过日子便可了。
可这位四皇子似乎并非仅仅贪图逍遥日子,他早已不去跟那蒙学师傅一天到晚瞎念经,每日在自个儿屋内研读各家经史典籍,终于在今年生辰,求得了一个能授他文韬武略的师傅。
这位师傅姓顾,名昀,字子熹,一手潇洒漂亮的小楷,看不懂的经义他总是会缠着他在旁边写满密密麻麻的批注,回去看到倒背如流然后第二天再厚着脸皮去说没看懂,顾师傅只得耐着性子给他细细讲上许久,只不过这招不过一月就不顶用了,他天资聪颖,课堂上反应极快,见解独到,顾师傅就完全不信他连书都看不懂了,还布置了许多课下作业,一次他故意不做,想看看他生气是个什么样子,结果他不打也不骂,还把他带到树荫底下——然后站在小板凳上扎马步,除了不想再受罚外,他发现这位师傅是真有本事,从北蛮到南疆再到西域,似乎没有什么不知道的,看似弱不禁风的样子,拿起重剑来能几招就把练剑用的铁傀儡全身上下都点上一遍,他也就渐渐收起其他心思,认认真真地用起功来。

2.
“古人云‘国将不国,何以为家’先生以为如何?”
“殿下是觉得此话有差?”
“不敢,只是略有些疑惑罢了。”顾昀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,他低下头想了想,道:“按其所说,只怕是先有国才有家,难道没有了国家,人民也不复存在了吗?历代各朝更替不过寻常事,若按此言,岂非就没有国家覆灭后幸存的百姓,百姓历经战乱之苦后重新安居乐业岂非是叛国之罪?”
“那殿下以为,是有国还是先有家?”
“那些平民百姓,见过最大的官也不过州官刺史,举头三尺神明,恐怕皇上对他们而言也只是一个神,而并非是统治者,战乱之时他们能做的只是举家逃难,而不会关心国家丢了几城几地,因为他们没那个能力,但他们仍然会在蛮人的屠刀面前抵死不降,也正是这一个个小家构成了整个大梁,没有这些人也没有大梁,不是吗?”李旻知道这番话不应该从他一个皇子口里说出来,其实他就不认为自己是个皇子,十岁以前他呆过乱民所,也曾沿街乞讨,大一点了就在饭馆码头给人家跑腿,每日捡点剩饭剩菜,路边街角哪里都能睡,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成为忧心整个国家的那个大家族的一份子,他的心还太小了,尽管他已经不在为温饱发愁,也有了一些模糊的志向,但他仍然还是一个只知下层社会如何生活,而不知上层机构如何运转的小孩子。
顾昀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似乎并没有对他的出格言论有什么其他的情绪,依旧是弯着那双带笑的桃花眼,道:“殿下能有此见解我心甚慰,相信皇上也会很高兴,但是,我依然希望,殿下你的心里放在第一位的,是国,因为你的小家是大梁最大的小家,已经和整个国家的命数系于一脉,没有这个国也就没有你的家,而天子治下的所有子民也都是你的家人,也许不会有你去保护他们的一天,但我希望,你能在心里一直牢记,你有保护他们的责任。”
李旻只坐着没有说话,并非是他不懂,相反,他很懂,所谓的大哥二哥希望他就这么碌碌无为一辈子,对他很好的父皇也只是在弥补他自己心里的愧疚,只一门心思地把他养成个废物,丝毫不考虑他不在了的一天,自己该怎么过下去,这是第一个对他有期望的人,他既兴奋,又有些害怕。
顾昀见状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,拉过他的手,“走,今天的课就上到这了,皇上让我完事儿了领你去御花园找他,西域楼兰刚进献了一批奇巧玩意儿,咱们去看看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来只是想写一个太傅顾昀和皇子长庚的温馨小日常,补一下长庚刚到府里顾昀给他谈天谈地的脑洞,但是写出来就成了这样……居然还分出了上下篇ORZ,渣文笔还渣不完了……大概明天会再发上来下篇
“国将不国,何以为家”是来自范蠡,中间那一大段是我瞎扯的,不要当真不要当真…

陌上花开

01

      这些年来外患已平,内政平稳,已经没什么需要安定侯亲自上阵的大事,昔日轻甲不离身将军彻底变成了镇宅的吉祥物,手握小畜生八哥和白玉短笛两大神物,比举头三尺神明还管用。

      月前南疆来报,说是有人把几个山头的散兵游勇聚集到了一起,闹腾得附近十里八乡又开始不得安宁,顾昀听闻,便潇洒地踏上玄鹰去掺和剿匪了,长庚想着到了南疆也有沈易和陈轻絮在,多半出不了什么问题,临走前叮嘱两句也就放他去了。

02

      每次木鸟送来的家书顾昀都会絮絮叨叨地写满好几张纸,但他依旧想他的紧,南疆暑气重,这个季节就算在京城时,顾昀也是整个人厌厌地不想吃东西,每天睡到日上三竿直接省一顿饭不说,还总惦记着冰镇的吃食,顾昀不喜甜,所以只有他亲自下厨房,按他的口味做些调整,还怕他吃多了吃坏肚子。南疆的天气也和京城不一样,一场雨后夜晚便能感到凉意,天不怕地不怕的顾大帅肯定不会披着衣服出门到处跑。还有酒,跟沈易哥俩好的多喝几杯是肯定的了,估计陈轻絮也拦不住,他盯了他一年多,好不容易让他不天天琢磨偷喝酒,这下回来又要原形毕露……

      想来想去越想越觉得当时是忙昏了头才会放他走……看着眼前的折子,长庚想起当年还在军机处的时候,大梁用千疮百孔形容也不为过,如若不是为了顾昀,他也不会接下这个烂摊子,任劳任怨地为李家人干活,如今四海升平,每天的工作量却并不比当年少,但他心里仍然只能装下一个顾昀,国家重担,四境之民,全压在他肩上,但只一人能牵绊住他,足矣。

03

 南疆

      刚用过晚饭,屋外虫鸣鸟叫的正热闹,陈轻絮正把刚挑完的药材一点点铺开来晒干,沈易刚写完上报战况的折子,看见顾昀倚着门框坐在地上正在拆长庚发来的信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俩怎么有那么多话说,都说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,你们这频率跟学堂上课传悄悄话似的,天天见面也没那么多话说。陛下这回又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顾昀对着那张纸轻轻地笑了,递给沈易。

      沈易拿来一看,上面就几行字:昨日夜半骤雨忽至,今早得见后园中一派生机,忽感无人共赏,然花期亦短,憾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沈将军对大梁皇帝陛下的撒娇功力又有了一个全新认识。

      顾昀望向北边儿,开口道:“我们已经给了他三天考虑时间了,现在还占着那个破山头据守不出,太没诚意了,我觉着明后天我们就可以带人过去直接打上山,把那个匪首带回来,其他人怎么处理我就不管了,反正打了这么久他手底下也没几个人了。”说完站起来撑了个懒腰,“我要准备回家看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  沈易捂着脸忍住了揍他的欲望。

04 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傍晚,长庚依旧在侯府睡下了,他已许久不用安神散,周身床褥仿佛都萦绕着顾昀的气息,足够他安安心心地一觉到天亮,正睡意上头的时候,感觉窗子被轻轻打开了,紧接着耳边便呼上来了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是梦见了哪家的小美人儿啊,笑得这么开心。”笑得促狭的正是顾昀。

      长庚笑着起身,让顾昀躺进来。“梦见了一个半夜翻人窗户的小贼。”    

    “瞎说,我这是翻我自己家窗户,还不是怕吵着你,谁知道你这么晚了还不睡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折子多了点儿,也不是天天这样,倒是你不是应该还在那边儿吗。”边说边帮他把琉璃镜摘了放好,“别掀被子,你刚出一身汗又脱了衣服,再掀着凉了你明天又更得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唉行吧行吧。”顾昀敷衍地把被子往身上拉了拉,转身摸了摸他的头发,“这不是皇上来信说侯府的花开了,我怕家里有花等不及了呀,所以收拾完那群废物连庆功酒都没喝我就回来了。”说完撑着一只手看着长庚,“明天我要吃你上次做的那个莲子糕还有荷叶茶。”

    “行……明天我把东西准备好再去上朝,赶快睡吧……”


陌上花开,君归矣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等周四的日子度日如年……

重新写了一张当头像,原来的蜜汁角度太随意了😂

甜甜生日快乐啊,永远十六岁🎉以后会继续吹甜甜继续爱甜甜!(///▽///)

大晚上悄悄来一发(。・ω・。)